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

傲雪凌霜 暗香盈袖

——浅析《铡刀下的红梅》中刘胡兰奶奶形象的塑造过程 王燕 (开封豫剧院, 河南 开封  475000) 摘要:豫剧《铡刀下的红梅》是由宋西庭先生编剧、王豫生先生设计唱腔,中国戏曲四…

——浅析《铡刀下的红梅》中刘胡兰奶奶形象的塑造过程

王燕

(开封豫剧院, 河南 开封  475000)

摘要:豫剧《铡刀下的红梅》是由宋西庭先生编剧、王豫生先生设计唱腔,中国戏曲四大怪杰之一、湖北一代梨园大师余笑予先生亲自执导的大型现代戏。我有幸在剧中饰演刘胡兰的奶奶,通过这个人物的演绎,我对人物的塑造有了深刻的体会。

关键词:豫剧《铡刀下的红梅》;刘胡兰奶奶;塑造过程

随着我国戏剧表演的不断发展与进步,我国很多戏剧表演已经走向了国际发展的方向,这对演员的职业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戏剧表演最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对人物形象的塑造,一个优秀的演员,不仅要具备很好的舞台表演修养,还要具备人物形象的塑造能力。

豫剧《铡刀下的红梅》是由宋西庭先生编剧、王豫生先生设计唱腔,中国戏曲四大怪杰之一、湖北一代梨园大师余笑予先生亲自执导的大型现代戏。该剧讲述了1947年,在云周西村,15岁的刘胡兰面对敌人的铡刀像一株傲雪的红梅迎风绽放。她以聪颖智慧与大无畏的英雄气概,书写了“生的伟大,死的光荣”的瑰丽人生。该剧2003年荣获中宣部第九届全国“五个一”工程优秀作品奖,入选2007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,在全国演出已超过1700场。

傲雪凌霜  暗香盈袖

本文作者:王燕

我在剧中饰演的是刘胡兰奶奶一角。我拿到剧本的时候,首先要根据时代背景分析人物特点、人物性格以及深刻解析与戏剧中其他人物之间的关系。熟悉我的人应该知道,我在1999年曾排演了《花喜鹊》,该剧由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为推行《老年法》与小皇后豫剧团联合打造,在全国巡回演出,深受广大观众喜爱。剧中主要人物形象“李苦妮”是一个因儿女不孝导致生活凄苦的农村老人形象,与这次排演的《铡刀下的红梅》中奶奶的形象有轻度的重合,可以借鉴的地方有很多。但是余笑予导演有句名言,“不模仿别人,不重复自己”,我深以为然。虽然两个剧都是老年形象,但是从时代背景、生活背景、人物性格方面来说,又有很大的差别。“李苦妮”的形象是善良、懦弱、为顾全大局、保儿孙颜面而有苦自己吞,有泪肚里咽。而通读剧本可知,“刘胡兰奶奶”是一个正值、刚强、又十分疼爱孙女,为了这份疼爱,宁愿夜夜担惊受怕,却强撑着支持孙女的革命事业的老人。

单从形象方面来说,二者都是农村老太太的形象,善良、朴实、黑黑瘦瘦。“李苦妮”是长期受虐待以及内心的折磨而造成的营养不良;“刘胡兰奶奶”是新中国成立前饱受战乱与穷苦折磨的瘦弱。但又有细微的差别,比如年纪,“李苦妮”在剧中是73岁高龄,常年遭受病痛折磨,而“刘胡兰奶奶”在剧中首先在年龄上就比“李苦妮”要小,身体状况要比她好上许多,这就在“站”、“坐”、“走”等等动态中有很大的不同,更何况在《铡刀下的红梅》中还有一场奶奶因为刘胡兰不听话以剪辫子为要挟的追逐戏,这在“李苦妮”的身体状况来说,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。再比如走路,“李苦妮”是新中国的老人,当时已经不流行“裹脚”,而刘胡兰奶奶按照时间推测则应该是个典型的“裹脚”老太太,这就造就了走路姿态的差别。“李苦妮”虽然身体羸弱,腿脚不好,走路时弯腰驼背,但是重心还是在整个脚,而“刘胡兰奶奶”是一个裹脚老太太,我通过查阅资料得知裹脚老太太因为前脚掌畸形无法受力,走路时的重心应该是在后脚跟。再说台词的气口问题,从年龄、身体素质、精神状态等多方面综合考量,“李苦妮”的形象因为力不从心,在念白中加入了大量的喘息,而“刘胡兰奶奶”则不需要如此。综上所述,虽然两部戏中的老年形象区别很大,但是《花喜鹊》打下的良好基础还是对我塑造刘胡兰奶奶提供了很大的参考价值。

刘胡兰奶奶第一次出场是在刘胡兰把“二寡妇”介绍的相亲对象一顿吓唬,导致对方吓尿了裤子,最后逃之夭夭的时候。奶奶闻听,气急败坏地赶来,想要通过剪辫子来威胁刘胡兰以后要听话。在剧中,奶奶手持剪刀一路小跑上台来,口中唱道:“小胡兰,你把奶奶气坏,气得我眼斜脖子歪”,这是一种诙谐、幽默的基调,因此我在这里用后脚跟儿跑动,步幅要小,双臂夹紧身体,两侧配合摆动,表现出小脚老太太又着急又跑不快的一种形态。后面的唱词“你作古作怪不学乖,我的姑奶奶,你叫奶奶我咋下台,咋下台。”越想越生气,接着唱道:“这都是你的辫子惹祸害,奶奶我今天,狠狠心呀咬咬牙,我给你‘咔嚓’一声绞下来,绞下来。”这里原本是剪下来,但是要唱成“绞”下来才符合河南人的语言习惯。毕竟奶奶年纪大了,又跑不快,追逐过程中一个趔趄,刘胡兰连忙上来扶住奶奶。一番追逐,奶奶累得气喘吁吁,刘胡兰不跑了,说怕奶奶摔住。奶奶看到这其实也已经心软了,但是仍旧佯装生气,让刘胡兰过来,举着剪刀作势要剪下去。这里奶奶一手拿着辫子,一手举着剪刀,下不去手,但嘴里还吓唬她说:“我可剪了啊!”其实奶奶哪里舍得真剪,刘胡兰自小丧父丧母,是奶奶一手把她带大,那一头乌黑油亮的辫子编得整整齐齐,包含了奶奶多少的疼爱,就像刘胡兰的唱词:“这根发梢都在奶奶的心上栽”。刘胡兰也知道奶奶对自己的疼爱,张口唱道:“小白菜啊,地里黄呀,两三岁上,死了娘呀。”奶奶听到这里,心酸难忍,都说隔辈亲,更何况是由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。我这里用双手颤抖,眼含泪花来表现这种手里的剪刀似有千斤重,又心疼又心酸的感情。但是毕竟奶奶是因为刘胡兰做了错事,来教训她的,不能立刻就表现出心软,于是虽然满眼泪花,还是强撑着语气严厉的说一句:“唱,唱,唱恁娘嘞脚(这里的脚发音要以河南为标准,发jio音)。”说着顺势丢开手里的辫子。这场戏里,要体现出奶奶对刘胡兰疼爱但不溺爱,当刘胡兰犯了错误,奶奶虽然心疼,还是要教育她,这样的家长才能为刘胡兰塑造出分善恶、辩是非的性格,拥有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共产党人的品格。

通读剧本,“剪辫子”这场戏,首先体现出了奶奶对刘胡兰的疼爱,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又体现出了刘胡兰的“辫子”的重要性,它是奶奶对刘胡兰亲情的一种具象,为奶奶的下一折戏,大庙中“儿孙诀别”时,刘胡兰主动要求奶奶把她的辫子剪下来留作念想,作为一个铺垫。

接下来,说一说刘胡兰奶奶第二次出场,也就是“大庙诀别”这场戏。众所周知,王红丽是河南省首位二度“梅花奖”的获得者,而第二次摘取“梅花奖”时的参赛作品便是《铡刀下的红梅》中“大庙诀别”这一折,当时就是由我来配戏。

这场戏中,刘胡兰被阎锡山部队抓获,关押在破庙中,敌人想让刘胡兰“自白转生”,敌人威逼利诱,刘胡兰不为所动,于是敌人把刘胡兰的奶奶带来,希望奶奶劝说刘胡兰放弃抵抗。

塑造人物,首先要从人物内心去解读人物。奶奶上场,首先看到的是破庙中阴森恐怖、神像森然。十几岁的孙女胡兰子,衣着单薄,四周敌人窥视,等待着她崩溃、投降,胡兰子倔强地不肯低头。这是奶奶从小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孙女,奶奶的内心像被人剜肉一样痛。奶奶忍不住扑上去抱住孙女,想哭、想喊,但是被孙女捂住嘴巴,“好奶奶亲奶奶,莫痛哭莫嚎啕,你看一看,瞧一瞧,豺狼在嚎叫,魔鬼在狞笑,咱祖孙有泪,可不能在敌人的面前抛”。这是孙女胡兰子坚持的大义,是孙女愿意抛头颅洒热血,也要守住的共产党人的底限。她只有拼命地忍住满腔的悲愤,忍住心如刀绞的痛楚,把那一声哭喊化作压抑得几乎要冲破喉咙的哽咽。但是眼泪却是怎么也无法控制住的,“紧紧将儿怀中抱,滚滚热泪涌如潮。”在表演这场戏时,我饰演的奶奶摘下围巾为刘胡兰戴上,从细节表现出奶奶心疼孙女衣衫单薄。“儿受折磨如同把奶奶的五脏掏,别怪奶奶我见你把泪掉,我的好兰子你可知晓,咱全村家家户户老老少少,一个个眼泪巴巴都为你把心操”,村人尚且如此,何况把她从带大的奶奶又该是何等的痛心。“胡兰子你落入魔掌进了这阎王庙,奶奶我分明是黄泉路口把儿来瞧。我怎能不落泪,我怎能不嚎啕。”这里我在哭腔中加入颤音,表现出奶奶面对白发人送黑发人境地的无奈心酸。“儿还是刚出巢的黄嘴鸟,儿还是未出栏的绒毛羊羔,儿还是刚刚拔节的一颗嫩草,儿还是正在抽枝的一株小树苗。”胡兰子还这样年幼,奶奶疼她爱她,如今却眼睁睁看着她赴死。“怎忍见黄叶未落青叶掉,怎忍见老树未枯枝先焦。我的好兰子,你还太小,太小。”这里我用一个老鹰捉小鸡中母鸡将小鸡护在身后的姿势,表现想要把孙女护在身后,想像从前一样为她遮风挡雨,为她承受一切灾难。“奶奶我怎忍见呐,怎忍见儿血染铡刀。”当我唱到“铡刀”两字浑身一颤,仿佛真的看到了血淋淋的铡刀一般眼神发直,紧接着用拍腿、捶墙等动作表现自己的无能为力与悲痛,向观众传达一种更直观的情感。但同时奶奶这个角色也是刚强的,自从孙女参加了儿童团“夏日站岗,为儿送草帽,冬日放哨为儿加棉袍,你为儿担惊受怕不睡觉,你为儿等门听户熬通宵”,“打小奶奶对我常说常讲,从前清到民国都是民遭殃,勾子军日本鬼没有啥两样,对穷人一样凶狠一样张狂。你还说救穷人闹翻身是中国共产党,建苏区求解放才有好时光。”从刘胡兰唱词中可以看出刘胡兰奶奶这个角色虽然对孙女疼爱有加,但是也是个明大理、懂大义的角色。因此,在刘胡兰唱“兰子我已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”的时候,我擦擦眼泪看着胡兰子,挺直腰板,眼神中是不可置信、是光荣。“奶奶你该自豪,奶奶你该荣光,要为儿高兴,为儿增力量,要让儿昂首挺胸斗豺狼。”这里要表现出虽然悲痛,还是强忍着咬紧牙支持孙女。 但在孙女唱道,“只要奶奶你的身体好,儿在九泉下,含笑祝愿老奶奶福大寿高”的时候,我又从那个支持孙女革命事业的奶奶变成了即将痛失亲人的老人,悲痛欲绝。“兰子的倔强脾气奶奶我知道,咱祖孙,咱祖孙生离死别在今朝。”此时心如刀割,到这里是一个情感的爆发,作为奶奶再也忍不住抱住孙女痛哭出声。孙女说道:“儿还有一件事要对奶奶讲,求奶奶你把儿的辫子给剪,剪下来我的辫子,奶奶你收藏。想儿把它,贴在心上,就好像儿替奶奶抚胸膛。想儿把它捧在手掌,就如同儿陪奶奶拉家常。”这是奶奶一把梳子一点一点梳到这么长的,辫子长长了,孙女也长大了,这是刘胡兰惹奶奶生了气,让奶奶丢了人奶奶都没舍得剪了的辫子。这里,我捧着辫子,轻轻贴在脸上,就像捧着对孙女的无尽疼爱与不舍。

全剧中“刘胡兰奶奶”这个形象一共只出现在两场戏里,却是整台剧情感的高潮,是刘胡兰人性化的表现部分。一个英勇赴死的共产党人,在为国家、为正义、为理想信念而充满“神性”的同时,奶奶这个形象承载了刘胡兰作为平凡儿女的“人性”,是全剧最能引起观众情感共鸣的。事实证明,在以后的演出以及传唱推广度来看,奶奶与刘胡兰的对手戏也确实是赚足了观众眼泪,是最受观众喜爱的情节。

“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”,是艺术追求的目标,也是艺术之花长盛不衰的奥秘。塑造人物最佳形象的关键环节就是对表演技巧的熟练运用,这不仅要求演员对生活有真实的体验,还要求演员从剧情出发,以真挚的情感、高超的技术和对故事情节精准把握,使戏剧表演更具有真实性,人物更加形象生动。数十年的演艺生涯让我更加深刻的认识到“艺无止境”,艺术之海无涯,我有幸窥得一角,定以此鞭策自己不断探索,踏踏实实地演好每一个角色,力求精益求精。

供稿,李军克

为您推荐

纪念罗亦农歌曲《我心中的星》

纪念罗亦农歌曲《我心中的星》

http://www.minshengshibao.org.cn/home/wp-content/uploads/202...

探访博茨瓦纳桑人千年岩画

这是5月3日在博茨瓦纳图利自然保护区内拍摄的莫哈巴能岩画遗址全景。   在南部非洲国家博茨瓦纳最东端的图利自然保护区,有...

砥砺前行 共创未来——2022新开局看“奋进中国”新图景

时光无言,标记奋进者的坚实步履。 北京冬奥会成功举办、各地重大项目集中开工、一系列惠民政策接连落地……2022年伊始的种...
闭幕不是落幕,在生活的赛场上,更好的未来正在开始

闭幕不是落幕,在生活的赛场上,更好的未来正在开始

2月20号,闭幕。 一场世界冰雪盛宴,将画上圆满的句号。 这个赛场,曾见过许多故事。 见过遗憾,见过超越,见过泪水,更见...

山西考古晒“十三五”成绩单 387件(套)文物涵盖整个人类文明史

新石器时代石雕蚕蛹。刘希 摄 人民网太原2月17日电(段思齐)近日,《考古的温度——山西“十三五”考古成果展》在山西考古...
返回顶部